革命:布茨恩查干村民眼中的活雷锋

2021-03-07 15:17:02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朱彤 邹焰忠 廖新文

科技日报记者 朱彤 通讯员 邹焰忠 廖新文

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得是长期坚持做好事。

和硕县新塔热乡布茨恩查干村的党员、村监事会主任革命,就是一位坚持数十年如一日做好事的人,被当地牧民称为活雷锋。

为了自励,2016年,他入党后,将原名嘎敏改成了革命,不但自己做好事,还带着儿子做好事,又组建起了一个为牧民服务志愿团队——马背代办服务队。

邹焰忠 摄

3月5日,是全国第58个学雷锋纪念日。革命动员马背代办服务队开始行动,帮助牧民们转场上山。

牧民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布茨恩查汗村是一个牧业村。

开春了,牧民赶着牛羊上山;天冷了,又赶着牛羊下山。

布茨恩查汗村209户725人,90%的是牧民,每年一开春就赶着牛羊、驮着生活物资转场上山。牧道崎岖、山路陡峭,特别是遇到大气、雨雪天气,山路湿滑更难行,常有牛羊走失、牧民摔伤的情况发生。牧民一上山,基本上就和山下隔绝了,生活物资匮乏、信息不畅、牛羊交易市行情不明……

于是,从2000年起,革命自愿每月上山一次,给牧民带去米面油等生活用品、传递市场最新信息、宣讲党的创新理论和惠民政策等。上山3天下山3天,一去一回就是一个星期,有的山路陡度达70-80度,马上不去,他就自己扛着上去……

山路、牧道留下了革命帮扶众多牧民的故事。

山下、村里流传着革命帮扶困难村民的事迹

2009年,革命出资2万元,修通了村里的一条砂石路,方便了村民外出;2012年以每月3000元高薪雇贫困户艾尔肯·卡斯木放羊,管吃管住,帮他还清了外债;艾尔肯的弟弟居麦什·卡斯木动情地说,革命帮了哥哥,又帮他成了家;村干部介绍,革命还主动包联了5家贫困户、结对帮扶10家贫困村民。

每年春节前,革命都要拿出2万元,慰问村民的残疾人和敬老院的老人们。

传承一个乐于助人好家风

革命有一儿一女,儿子达娃加甫,现在是和硕经济技术开发区经济发展局副局长。达娃加甫耳濡目染父亲为民服务行为,也从事志愿服务,传承乐于助人的好家风。

2011年,达娃加甫毕业于内蒙古大学,考入和硕县新塔热乡,从事社会保障工作。

“父亲、爷爷常给我讲祖母、祖爷的家训故事……”达娃加甫回忆儿时的情形时说,祖母、祖爷那一代乐善好施,特别是祖母告诫家人,只要能走路就要去帮助有困难的人,革命助人的一点一滴更是在他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参加工作后不久,达娃加甫就和该乡新塔热村的贫困户托乎提·吐尔地、则格德恩阿茨村的残疾人黄小明结成亲戚。他经常到两家结对亲戚家走访,帮助他们解决生产、生活中的实际困难。

黄小明是精神残疾,40多岁了,还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家徒四壁。他家盖起了安居富民房后,达娃加甫出资给他家置办了一套家具,生活有了新起色。

2017年的一天,达娃加甫走访托乎家时,发现托乎提上吐下泻,当即将他送到了乡卫生院。医生诊治后说,托乎提误食发芽土豆中毒,好在送来及时,耽误了,就会有生命危险。

达娃加甫因工作出色,调入和硕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作。

他调入开发区后,继续从事志愿服务工作,动员单位和企业人员,成立了一支15人组成的志愿服务队,打扫卫生、宣讲党的惠企政策、帮助有困难家庭代购生活用品等,受到了开发区干部和企业职工的称赞。

带出了一支志愿服务团队

桑吉加甫、乌力杰,两人既是布茨恩查汗村村民,又是该村马背代办报务队成员。

他们是受革命影响,深受感动,自觉加入志愿服务行动的。

2012年,桑吉加甫、乌力杰等多位村民,耳濡目染革命的志愿服务行为,也加入志愿服务行动中,跟着革命往山上送生活物资。此后,每年都有村民加入这支志愿者服务团队中,现已有15人了,被村民亲切地称为马背代办服务队。该志愿服务队推选革命为队长。

这支马背代办服务队定期上山开展志愿服务,拓展了服务的内容和范围,除了携带生活必需品、最新牛羊市场交易信息外,还组织牧民学习党的创新理论、宣讲党的惠民政策、讲清应享受的各种补贴,带去的还有学习读本和常态化疫情防控手册。

革命说,现在上山的牧道修好了、拓宽了,马背代办服务队可以开车帮牧民拉运蒙古包、铁丝网和日常生活用品。这次上山,还要组织牧民学习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精神、学习党史。

布茨恩查汗村海马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山吉加甫动情地说,革命每次上山前,都要给山上的牧民一一打电话,把所需带的物品记在本子,再一一落实。革命还无偿地给海马养殖合作社传授养殖经验和技术,指导该合作社进行马、牛品种改良,取得较好的经济效益。

由于革命的突出贡献,2005年10月获得了自治区劳动模范称号、2014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9年被评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

长调回荡,赞歌唱给牧民的贴心人:

牧民冷暖记心间,驱马驮粮闯险关。

道路崎岖磨毅志,初心映照落霞弯。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何沛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