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打赢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 努力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

2021-06-25 14:15:20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任晓刚 张惠娜

任晓刚 张惠娜

基础研究是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的重要内容和关键环节,提升基础研究能力是加强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的必经之路,提高基础研究水平是打赢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的“法宝”。

在中国科学院第二十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五次院士大会和中国科协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牢牢把握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战略目标,以只争朝夕的使命感、责任感、紧迫感,抢抓全球科技发展先机,在基础前沿领域奋勇争先。”“要加强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坚决打赢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

加强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已成为决定一个国家和民族科技发展水平和能力的关键的核心组件,也已成为当前全面提升我国源头创新能力、社会主义发展生产力水平、经济高质量发展水平以及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必然要求和历史选择。我们要在准确把握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的内涵、特征、规律、趋向的基础上,着力提升基础研究能力和水平,着力推动创新链产业链融合,着力提高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成效,以实现在新的领域、新的行业、新的体系方面不断开拓、革新、创造。

提升基础研究能力和水平

基础研究是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的重要内容和关键环节,提升基础研究能力是加强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的必经之路,提高基础研究水平是打赢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的“法宝”。

基础研究的根基在于投入。完善、优化、健全基础研究投入机制是强化基础研究的根本,也是提高全社会基础研究投入力度的支柱。稳定增加中央和地方基础研究财政资金支出是关键,持续优化财政科技支出结构是重点,强化企业基础研究投入税收优惠是关节,共同设立基础研究基金是保障。

基础研究的导向在于需求。科技攻关要坚持问题导向,锁定最紧急、最紧迫的问题。在瞄准基础研究前沿和关键领域的基础上,紧盯其重点、难点、节点,下大力气、花苦功夫、持之以恒,攻克“卡脖子”技术。一方面,重点面向石油天然气、基础原材料、高端芯片、工业软件、农作物种子、科学试验用仪器设备、化学制剂等领域持续突破,推动由“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另一方面,重点面向药品、医疗器械、医用设备、疫苗等领域加快突破,为保障人民生命健康安全提供更为坚实的科技支撑。

基础研究的布局在于前沿。一方面强化事关发展全局和国家安全的基础核心领域的创新能力建设,以未来科技和产业发展为导向,前瞻性部署战略性、储备性、创新性技术研发项目。另一方面加快5G技术、融合通信技术、物联网技术、云存储技术、区块链技术等新一代信息通讯技术部署和应用速度,为攻克“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提供重要设施保障。

推动创新链、产业链融合

创新链、产业链是统筹协调配置科技资源的重要载体和表现形式,推动创新链、产业链融合是优化科技资源市场化配置的重要方式,也是提高科技创新产业化水平的前提条件。

增强企业创新动力。确立企业创新主体地位是推动创新链、产业链融合发展的关键。一方面,要发挥财政科技资金、税收优惠减免等的积极作用,支持中小企业和龙头企业进行科技创新活动。另一方面,要积极引导社会资金流向中小企业和龙头企业,有效解决其面临的融资难题,为高风险、高成本的基础研发活动提供资金保障。此外,还要在培育企业创新思维、鼓励企业走差异化创新道路、搭建协同创新平台、完善竞争合作机制等方面发力,提高企业创新积极性,增强企业创新动力。

打造创新联合体。一方面,要着力推进组织制度、经费管理制度、科研评价机制等的落实和完善,加快“双一流”高校建设和科研院所建设进程,推动形成重大科技突破策源地。另一方面,要加快重大源头科技创新平台建设,推动形成联合创新体系。重点布局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等主要源头科技创新平台。重点面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创新,生物制药技术创新,超级计算与高性能计算创新,新一代半导体技术创新,网络软件产品质量监督检验创新等领域,发挥龙头企业牵头、高校院所支撑的多元创新主体作用,打造共性技术供给体系。

强化多学科融合。习近平强调:“要大力加强多学科融合的现代工程和技术科学研究,带动基础科学和工程技术发展,形成完整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因此要在瞄准现代工程和技术科学研究的基础上,推进新理科、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新文科建设,推动学科专业不断升级,实现多学科在理论上的融合。同时,鼓励广大科技工作者下沉一线,将专业技能和专业知识应用至基础科学和工程技术领域,促进多学科在应用上的融合。

提高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成效

促进创新产业化、提高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成效是实现从资源禀赋到现实生产力的必经之路。应强化理论和实践检验环节、培育技术成果交易平台、增强科技资源共享服务,着力促进创新产业化,提高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成效。

强化理论和实践检验。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原则,是攻克“卡脖子”技术难题的关键;强化理论验证和中试环节,是解决基础研究、原始创新成果转化难的根本方法。应增加项目后期资助力度,提升理论验证基础设施建设水平,提高试验样品精确度和准确度,完善理论检验环节,推动成果产业化、数字化、应用化,从而实现从基础理论到产品质量的飞跃。同时,应引入风险投资方,运用市场的力量强化中试环节,强化同企业的技术和产品进行交流合作,推动理论创新与实践创新相结合。

培育技术成果交易平台。依托线上线下的交易方式,灵活对接需求方与供给方,打造科技成果技术交易平台和创新服务推广应用平台。引进、培育一批专业化、规模化、市场化、国际化的科技创新成果转化服务机构入驻创新平台,造就一批集成果转化、技术交易、创新服务等于一体的成果转化交易平台,实现科技创新多方面功能有机融合发展以及创新资源由粗放分散到共享共用。

增强科技资源共享服务。一方面要加强专业性行业创新服务平台建设。习近平强调:“各地区要立足自身优势,结合产业发展需求,科学合理布局科技创新。”因此要依据地区科技创新资源禀赋条件,面向培育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选取市场前景广阔、科研基础扎实、仪器设备齐全、人才储备雄厚以及产业配套完善的行业,重点加强行业设计平台、公共服务平台、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创建,推动专业性行业创新服务平台快速落地。另一方面要加强科技资源共享服务平台建设,整合、集成、运算政府部门、高校、科研机构、市场所拥有的科技信息资源,加快建设科技信息资源共享服务平台,实现一站式科技数据信息共享服务。应强化地区与国家专利数据库的联网建设,畅通专利技术协作共用网络;全面构建适应大数据环境和知识服务需求的知识产权保护运用公共服务平台,推动知识产权信息化建设。

(任晓刚系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 张惠娜系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副研究员)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冷媚